基于银行系统性风险新内涵下的测度模型分析

  银行业的系统性风险将会对我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健运行产生决定性影响,因此,测度银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不仅是后危机时代我国银行风险管理的重点,又是理解我国金融业系统性风险的关键。本文通过梳理基于不同市场数据模型的发展脉络,总结系统性风险度量方法的最新进展及其相关性度量模型等。 
关键词巴塞尔协议;系统性风险;测度模型 
一、引言 
近年来,中国银行业在国家层面的大力推动下,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市场开放、改善治理机制等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其财务绩效和效率水平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升。根据21年英国《银行家》杂志对全球前1家银行的排名情况显示,我国共有84家银行跻身全球前1家银行之列,并且他们的总资本占比为9%,但税前利润占比则高达25%。于此相反,根据美国《全球金融》杂志刊登的《212年半年度最安全银行》评选结果表明在全球5家最安全银行的排名中,我国除了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这两家政策性银行入选以外,其他商业银行无一入选。从1994年的墨西哥金融危机,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到2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每一次金融危机的波及面广、破坏力大都不断的醒我们以商业银行业为主体的中国金融体系,在其规模不断膨胀、利润不断上涨的同时,尤其注重防范金融风险。 
二、系统性风险新内涵的发展 
传统的系统性风险的理解是指系统性紊乱产生于银行并从银行系统溢出,反过来影响到实体经济。 
现在,人们不仅仅将之单纯地理解为因一家银行不能履约或倒闭而引起其他银行连锁违约或倒闭进而使金融体系陷入困境,系统性风险的内涵有了新的发展,具体如下 
(一)银行不再是唯一风险主体 
不仅仅是银行,其他金融机构都是金融市场重的资金来源。它们大规模的倒闭,同样会引起资金成本显著增加或者融通资金便利性明显降低,这是系统性风险的直接后果。 
(二)金融市场本身作用日益升 
除了银行系统性风险以外,金融市场作为系统性紊乱来源以及在银行系统和实体经济之间蔓延的渠道扮演了更加重的角色。即金融市场不仅是危机的传播渠道,同时也是危机的源头之一,金融市场本身日渐成为系统性风险的中心。 
(三)“去中介化”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增加 
近年来,资产证券化和结构化产品的金融技术创新,使得金融市场出现“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趋势,即公司不再唯一地依赖于银行或其他金融中介而直接从资本市场融通资金。但此次次贷危机始作俑者恰恰是资产证券化产品,包括以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RMBS)为基础资产的担保债务凭证(CDO)及其信用违约掉期(CDS)等衍生品。 
三、测度模型发展史 
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随着宏观审慎监管理念的出,对于系统性风险的识别和评估方法的探讨也逐渐深入。具体来说一方面,对于系统性风险评估的数据不仅基于资产负债表的数据,而且针对债券和股票市场上高频和实效性较强的数据开发了一系列度量模型(如基于资产负债表数据的模型、基于股票市场数据的模型、基于多市场数据的模型等);另一方面,针对金融危机前较多围绕着宏观经济对金融体系影响的局限性,度量系统性风险的视角逐渐放开,更多地考虑金融体系内部关联性和传染性度量。 
四、银行系统性风险测度模型及方法 
(一)网络分析 
金融网络被广泛定义为所有节点(银行)和链接(信贷和金融关联)的组合。这些链接存在于节点之间并影响节点的属性(例如,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就受它与其他银行关联的影响),而链接的结构影响了整个系统的表现。 
(二)系统性风险监控(SRM)模型 
SRM模型是22年Oesterreichische国家银行(OeNB)为了研究系统性金融稳定性分析的现代工具而发起的研究项目的部分成果。该模型基本的想法是把现代定量市场和信用风险管理的技术与银行系统的网络模型结合,通过对银行业务监督数据和主贷款记录数据分析,来度量银行系统性风险SRM不仅可以度量系统性风险,而且还可以进行定期的压力测试。 
(三)矩阵法 
矩阵法的主思想为银行间存在信贷关联,单家银行的倒闭势必给其他银行带来流动性的冲击,如果损失额超过资本总额,该银行倒闭,依次对其他银行产生冲击,最终导致系统性风险的发生。 
(四)协同风险模型 
协同风险模型特别适用于银行间市场。从金融稳定和风险管理的视角看,在金融机构层面评估由共同风险因素暴露造成的直接和非直接金融联系同样关键。协同风险模型就是通过衡量金融机构风险的相互依赖性来分析相互联系的风险。 
五、评价和启示 
对于银行系统性风险度量,虽然目前有许多度量的方法和模型,但从总体来看,这些方法模型各具特点,但也各有不足,研究对象或应用范围具有局限性。 
仔细观察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的发展轨迹,我们可以得出两点结论首先,金融系统的复杂性和不断演进的特性,使得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难以找到能较好并完整描述实际情况的理论模型和相应的计量方法;其次,目前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的研究方向集中于金融部门的彼此联系,这些方法大多是从某一视角观测金融危机的某一阶段的特征,而将多角度多阶段展开的测度研究结论汇总并综合,可能才是观测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的可行途径。 
在进一步强化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的同时,首先应该尤其注意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形成机制的自身特性。其次我国应该加强资本金的监控和严格遵守“巴塞尔协议Ⅲ”的规定。巴塞尔协议是关于资本构成的定义和资本充足率8%的规定,即银行的资本由核心资本和附属资本两部分组成,相对于加权风险资产的资本充足率应为8%,核心资本充足率至少为4%。 
随着金融全球化的不断发展,金融危机爆发的频率和破坏力越来越高,防止系统性金融危机已经是刻不容缓。为了维护我国金融体系的稳定和持续发展,我国必须建立风险控制的体系,防范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性风险,促进我国社会的和谐发展。 
参考文献 
1Yutaka Yamaguchi,Triangular view of systemic risk and central bank responsibility, available athttp//www.bis.org/cgfs/conf/mar2h.pdf,pl 
2Steven L.Schwarcz, Systemic Risk, Duke Law, Research Paper No.163, March 28 
3Stephen Labaton, Agency’s 4 Rule Let Banks Pile Up New Debt, and Risk, N.Y.TIMES,Oct.3,28,at Al 
4Patricia A.Mccoy, Andrey D.Pavlov, Susan M.Wachter, Systemic Risk through Securitization The Result of Deregulation and Regulatory Failure, Connecticut Law Review, vol.41,may 29